名家

白鹿原随想(三)

望归 · 10月26日 · 2018年 · ·

上次说到我想聊一下所谓的仁义道德,杀人的仁义道德,在我看来就是一种伪善。

就比如郭举人就是典型的,表面上放走黑娃,随后派人去清理他。鹿子霖在我看来也是这样一个人物,表面上将自己的名声经营的很好,暗地里却耍些小阴谋。包括田福贤也是一丘之貉。好像细究他们也没有做出多么伤天害理的事儿,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。郭举人报复黑娃给他戴绿帽子,鹿子霖想超过白家,包括田福贤也是为了报复农协时他险些被杀。除了沉重的历史背景,这些小人物所耍的小把戏只是出于自己的私利而已,也只是暴露了每个人内心最深处的阴暗面罢了。但我就是认为这就是一种伪善,看不惯这种做派,正所谓“君子坦荡荡,小人长戚戚”,以满嘴的仁义道德为武器,最后不过是自搬石头砸自己的脚。在杀死别人的时候也是杀死了自我,迷失了自己身为人的仁义一面,最后不过自尝恶果。我不否认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就有一定的劣根性,正是有制度纪律约束着我们,我们才不敢为所欲为。但不论如何,至少我希望我自己能做个表里如一的人。

啊,我扯到哪儿去了啊,跑题了好像。一句话,就是不喜欢两面三刀的人。

0 条回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