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笔

洞见

望归 · 10月22日 · 2018年 ·

所谓洞见,就是不借推理,专凭直觉而得来的对于真理的认识。

今天,回答自己上次疑惑的问题。这里的专凭直觉是用我们人本身所苦有的神性去看待事物。通过老师的讲解,还是一只半懂的感觉,还是书读的太少。

所谓的洞见,借佛学“知见障”来更好的理解。我们平常学习的知识所积累的常识,如果陷入了教条主义,理论的框架就会形成障,缺乏人性的思考。就好比文革时期就是陷入教条主义的典例之一。大肆宣传路线口号搞批斗大会,要求子女互相揭发,划清路线。在一些文学作品中有描写,《平凡的世界》中,孙玉亭就是热衷于宣传党的路线的“积极分子”,王满银倒卖几包老鼠药被批斗,农民被抓去劳改等都可看出当时教条主义充斥着社会。再有,当年日本侵略中国,以大东亚共荣圈为借口,美国西进运动屠杀印第安人,纳粹党毒杀犹太人,吹嘘自己是最高贵的民族,大肆毒杀其他种族的人手段残忍,这也是泯灭了人性。知识的积累,科技水平的进步让他们迷失了人性,陷入一个教条理论,认为自己就是上帝。想起不久前看到一篇文章,日本战犯并没有认识到南京大屠杀他们所犯下的错误,而战犯一直认为他是为了自己国家的发展,为了实现整个东亚共荣。据说,当他们侵略中国时,他们的携带的有唐诗宋词等,难道他们不学习知识么?不是的,可能就是学的太多而陷入一种错误的教条主义。并不是说读书有错,书读多了有错,而是不能读“死”,也不是读成书呆子。

这里又有一些疑惑,那邪教是否算呢?邪教也是借助一种宗教或教论来控制人的思想危害社会的一种组织。

说到南京大屠杀插一句,今天看到一个学长在空间吐槽他旁边的同学,因为他们老师讲到了南京大屠杀,那同学说也不知道有没有30万哦。学长听到了很气愤,我看到了这条说说也感到悲哀。我们这一代人意识越来越淡薄,历史离我们越来越远,铭记历史真的不再是一件喊口号的事儿。日本人可以说大屠杀只有几万人,那是在为自己开罪,而作为国人,竟也开始怀疑历史的真实性。重庆大轰炸就不知道死了好几万,大大小小的屠杀就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人,我外婆说,当时听闻日本人进村的时候,她们这些女人孩子钻在炤台下,抹上锅灰装傻充愣来躲过日本人。而如今国人过得太幸福,忘记了我们国家的苦难史。可悲可耻。

说到南京大屠杀插一句,今天看到一个学长在空间吐槽他旁边的同学,因为他们老师讲到了南京大屠杀,那同学说也不知道有没有30万哦。学长听到了很气愤,我看到了这条说说也感到悲哀。我们这一代人意识越来越淡薄,历史离我们越来越远,铭记历史真的不再是一件喊口号的事儿。日本人可以说大屠杀只有几万人,那是在为自己开罪,而作为国人,竟也开始怀疑历史的真实性。重庆大轰炸就不知道死了好几万,大大小小的屠杀就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人,我外婆说,当时听闻日本人进村的时候,她们这些女人孩子钻在炤台下,抹上锅灰装傻充愣来躲过日本人。而如今国人过得太幸福,忘记了我们国家的苦难史。可悲可耻。

0 条回应